意甲小旋风39|意甲积分记录|
首页>检索页>当前

?找北,找到最北 | 万里边疆教育行

发布时间:2019-09-29 作者:张滢 来源:《中国民族教育》杂志

摘 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本刊所属的中国教育报刊社于今年6月初启动“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万里边疆教育行”(以下简称“边疆行”) 大型融?#25945;?#25253;道活动,分9路出发,深入全国9个陆上边疆省份:辽宁、吉林、黑龙江、内蒙古、甘肃、新疆、西藏、云南、广西。报道组走进一所所国门学校,与长期扎根边疆的教师面对面交流,体验他们在边疆的生活,感受边疆教育发展的巨大成就。 本刊特邀报道组成员,倾情讲述他们的边疆行故事。有别于传统报道的宏大叙事,这是真心与真情浸润的行走体验。于行走间,记者们的思想与心灵也因为走近、贴近、亲近,而得到了净化与升华。透过记者们的笔触,我们?#36335;?#36523;处一幅祖国边疆教育的伟大画卷,也由衷地接受了一?#20255;?#22269;主义教育的洗礼。

今年暑期,我?#34892;?#21152;入中国教育报刊社“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万里边疆教育行”融?#25945;?#25253;道组,和同事们一起前往祖国的最北极——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漠河市。本文所谈到的所有内容,基于?#20197;?#24403;地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26657;?#20197;及我个人浅薄的阅历与职业经历。

身在最北,何处是北

尽管地理书上说“我国南北方的划分是秦岭淮河一线”,但显然,对南与北的认识是因人而异的。甚至有这么一个笑话,说在广东人眼里“广东以北的所有地区都是北方?#34180;?/p>

那么,我们为什么还需要方位?#26657;?/p>

以成长在我国东南沿海某省的我本人为例,到北方上大学之后,才知道找到北就意味着不会?#26376;貳?#20063;才理解了,作为引申,玩笑话“找不到北”,通常的意思是失去方向、没?#22411;?#32490;,是心灵迷了路。

黑龙江省漠河市北极镇北极村,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也是人们心目中我国的最北之地、极寒之地。冬天最冷的时候,这里可以达到摄氏零下50多度。

其实,最早这里不叫北极村,而?#24515;?#27827;村。熟知中国历史的人会知道,直到清代《尼布楚条约》签订之前,中国领土的最北端还可以从漠河向北?#30001;?#25968;千公里。

漠河村的演变承载着一段?#26519;?#30340;历史:清代以来,这里先是从江边的一片少数民族?#25991;?#22320;,变成一个多民族杂居地,又因《瑷珲条约》的签订,沦为边境线上的一个自?#28142;澹?#20877;从一个边防驻地,因俄罗斯人盗采黄金而成为盗匪入侵的前沿阵地。随着清代漠河金矿局的设立,这个小村庄的地位渐渐变得重要。

1947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这里建立了民主政权,让这个小村庄焕发了新的生机。经历数次合并、改名,如今,北极村已经是它响当当的名字。

21世纪初,北极村和大兴安岭林区的其他地方一样,受到禁止商业性采伐的影响,大量林业工人下岗,经济面临痛苦转型。近年来,随着旅?#25105;?#30340;发展,“最北”概念经济在当地深入人心。

现在,在这个小村子里,随处可见“最北”的标识:最北银行、最北?#31034;幀?#26368;北医院、最北饭店、“最北一家人?#34180;?#24403;然,还有被“最北?#34987;?#32469;的北极镇?#34892;?#23398;校——人们眼中的“最北学校?#34180;?/p>

在学校采访的第一天,我和同事们忙于完成既定的拍摄任务,对于“最北学校?#31508;?#39057;的主题几乎毫无头绪。整体感觉下来,这所“最北学校”似乎和全国其他地方的学校并没有太大不同。

晚上八九点钟,看着天空始终不肯离去的夕阳,看着北极村熙熙攘攘的游客,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当下,对于异乡人来说,到北极村就是为了“最北”两个字。人们找北,找到最北,似乎更多源自一种对地域乃?#36797;?#21629;边界感的好奇。那么,对于身在其中的人来说,“最北”又意味着什么?

在第二天的采访中,我随时随地把它抛给最北学校的老师们。他们摇摇头,说?#32422;?#20174;来没想过这个问题。?#20063;?#25918;弃,鼓励他们:“?#36824;?#31995;,那就现在想一想。”

有意思的是,虽然他们每个人都?#24471;?#24819;过这个问题,但每个人讲的故事里又都有“找北”的成分。

比如校长马建国,上大学时学的是地理专业,教授曾在上课时对他们说过“,咱们中国,南有三亚,北有漠河,漠河是中国的北极,定会有发展?#34180;?997年,被教授“忽悠”的他,带着对未来的憧憬,一头扎进了漠河从教,再也没有离开。新世纪以来,在林区经济的转型过程中,与采伐相关的人口大量外流。马建国和同事们见证了上述变化给教育带来的冲击,?#27973;?#26080;奈:学校不但留不住好老师,学生数也?#26412;?#33806;缩,以前一个班?#27573;?#20845;十个学生,?#31508;本?#21482;剩下八九个学生,校园里空荡荡的。

担任校长以后,马建国采取各?#32844;?#27861;,提升学校的教学水平,丰富学生的课内外活动,挖掘学校的办学内涵。近年来,学校的学生数触底回升,不仅一个生源都没有流失,反而每年都有五六个外地学生慕名来学校上学。

说起?#32422;?#30340;故事,马建国越说越激动,冒出一句:“我觉得,最北就是祖国最偏、最远、最艰苦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教育坚守的地方。”说完,他?#32422;?#37117;吓了一跳。

回来后,我们在为“最北学校?#31508;?#39057;提炼主题时,很自然地就把切入点定为“在‘最北’学校找北?#34180;?/p>

完美之下,寸草不生

前些天,我收到马校长发来的微信,语气有点生气,还转了个链接,说觉得其中的内容“过于夸大”,“否定了其他边疆教师的付出?#34180;?/p>

我点开链接一看,原来是某网站制作的关于王忠?#20303;?#20110;晶夫妇的视频。两人是北极镇?#34892;?#26657;下属教学点——北红村北红小学仅有的两位老师,也是我们拍摄“?#20197;?#36793;疆当老师?#27605;盗?#35270;频的采访对象。

说实话,如果没有到过北红村——我国地理意义上真正的最北村落,如果没有走进北红小学采访过两位老师,?#19968;?#34987;视频里?#27663;?#30340;一切感动得热泪盈眶,并且相信视?#24403;?#23548;想传达的每一个字,更会进而产生一些错误的认知。比如,?#19968;?#35748;为到我国最北小学任教,完全出自王忠?#20303;?#20110;晶自愿,而非命运的一个玩笑——王忠雷报特岗教师时误以为北红小学在县城;会认为王忠?#20303;?#20110;晶之所以在北红小学坚守,忍耐孤独?#25293;?#20811;服生活上的种种困难,完全出自他们?#19981;丁?#20182;们愿意,而忽视了他们和环境的互动,忽视他们在温暖边疆孩子的同时,也被孩子和家长们温暖;甚至会进而认为没有了王忠?#20303;?#20110;晶,学校就办不下去了,而他俩就应该在北红小学当一辈子老师,如果他们有一天想离开,就是对边疆教育的“背叛?#34180;?/p>

换句话说,不负责任的叙事,极有可能变相“绑架”两位老师的人生。

P48.jpg

中国教育报刊社“边疆行”黑龙江报道组与当地师生合影。 王友文 供图

事实上,去北红村之前,在查找王忠?#20303;?#20110;晶的相关报道时,我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几乎每篇报道?#23478;?#24378;调两人放弃了原本只是“可能”得到的优?#25945;?#20214;,心甘情愿到边陲村小为教育奉?#31069;?#36825;完全不符合“85后”年轻人的真实心态。而且,几乎每篇报道所持的“口径”都不一样。有的说王忠雷本可以在齐齐哈尔一所中专当老师,为了到北红小学当老师,毅然放弃了;有的把王忠雷大专毕业的学历直接“提升”为本科;还有的,则把于晶到北红小学任教的原因完全归功于王忠雷的大力劝说……?#36335;?#19981;这样强调,就不足以?#24471;?#20004;人对边疆教育的无私奉?#20303;?/p>

到了北红小学,和王忠?#20303;?#20110;晶逐一核对事实之后,我哑然失笑。那些报道大多建立在夸大甚至虚构了某些事实的基础上,从而塑造了两个近乎完美的人物形象,完美到不接一点儿地气,远离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

那些报道这样写,原因何在?#35838;也?#24819;,一种可能是记者沿袭了以往高大全的人物报道方式,除了这种方式,他们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才能展现人物的特点。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记者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走进采访对象的内心世界,去聆听他们的心声与真实诉求。

在我看来,所有的“不愿意?#34987;?#26159;“没有能力”,都源于“身份?#34180;?#35270;角”的疏离。由疏离制造的完美,走近了看,只会给人一种“大树之下,寸草不生”的感觉。

边疆教育,?#26434;新?#36753;

“神化”两位北红小学的在职教师,很可能会不自觉地遮蔽以往曾为学校艰苦付出的人。马校长的愤慨,也和这个问题有关。

采访中,我们了解到,在王忠雷到来之前,北极镇?#34892;?#26657;只要是教龄在10年以上的教师,所有人都曾去北红小学支教过,长则5年,短则半年,有的老师还去过多次。老师们告诉我一段“佳话”,说的是?#34892;?#26657;副校长刘永奎曾在北红小学支教长达5年。由于当时刘永奎的女友在镇卫生所工作,只要没遇到大雪封山,他每天放学后就驾驶着他的大摩托车开3个小时到镇上,和心爱的姑娘见上一面,再返回村里。

想想?#27973;?#38754;,学体育出身的?#20843;?#21733;”老师一骑绝尘而过,“拉风”!只是,这个故事浪漫中又?#34892;了帷?#27599;年,北红村的冰封期长达8个月,当地人都形容是“外面进不来,里面出不去?#34180;?#22312;“出不去”的日子里,刘老师怎么办?他本人告诉我“:可以每周末到边防连队打一次固定电话。”是的,这就是2009年之前不通水、不通电、不通?#30465;?#25163;机信号无法覆盖的北红村。当然,值得欣慰的是,后来姑娘被刘老师的诚心打动,两人喜结连理。再后来,刘老师结束5年的支教生活,回到北极村和妻?#26377;?#31119;地生活在一起。

每一个?#27492;?#36731;易的结?#30452;?#21518;,其实都有着一只看不见的手在起作用。支撑这只?#34935;?#34892;的,则是边疆教育管理的基本逻辑。这种逻辑和教育教学?#36335;?#27809;有直接的关系,也没有人去正儿八经地研究、总结过,但它却是边疆的乡村教育管理者们每一天都在实践并不断验证的。它涉及的很多问题可能摆不上台面,写不进研究论文里,但这些问题都是真实存在且切切实实影响到乡村教育运转的。比如,一个单身男教师可以独自一人在边?#25215;?#23398;坚持多久?他在当地的吃饭问题怎么解决?派已婚女教师去偏远教学点多久合?#21097;?#27966;一个人去合?#21097;故?#26377;伴合?#21097;?#20559;远小学教师短缺,教研问题怎么解决?学校需要和边防连队建立怎样的关系,才能在最大程度上获得连队的帮助与支持……

在我看来,马校长简直是个“人精”,他对乡村社会和乡村教育的运行结构烂熟于胸。“让一个年轻教师单枪匹马长期守在北红村,根本不现实。”他管理?#34892;?#26657;和教学点,有一套没有总结成文但实际证明简单好用的理论,比如,把年轻教师的个人发展、婚恋等问题通盘考虑。在他的大力运作下,2012年,王忠?#33258;?#32463;的校友、当时的女友于晶通过招考,编制挂?#32943;?#32946;才中学,人则进入北红小学先工作,后来经过不?#31995;?#25972;,正式调入北红小学,和王忠雷团聚。

马建国还干过很多“神奇”的事情。比如,兰州大学政教专业的研究生郭素丽,毕业后一心一意跟着丈夫——一位边防军人来到北极村,工作解决不了,只能在周边打零工。马建国偶然认识了郭老师,听过她的试讲,觉得很不错,想起学校还没有研究生学历的老师,决定为学校引进这个人才。为郭老师跑编制、解决教师周转房,许许多多在当地人看来简直是不可能的任务,只要心存为了学校为了孩子这个信念,没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也没有什么是他不敢跟上级开口的。在一些地方,从来只有上级部门跟下级部门“借调”人员,?#34892;?#26657;教职员工紧缺,马校长居?#28142;?#25253;告从镇政府“借”来两个人辅助校园管理。

采访中,我甚至有这样一种感觉——边疆地区、偏远地区的乡镇?#34892;?#26657;校长,基本上等同于当地的社会活动家。而要具备社会活动家的能力,不但需要长期的扎根、无私的奉?#31069;?#36824;需要许多人生智慧与生存智慧。

我更进一步想到,有时候,研究者、政策制定者这些“外人”站在各自的立场,可能很容易对边疆教育提出一些改进的意见或建议,但这些意见和建议的落实,最终?#25925;?#35201;靠身在边疆的教育者努力实现。边疆教育的发展走向,应当由从边疆走出的人与现在仍在边疆坚守的人来共同决定。

归根结?#31069;?#36793;疆教育的逻辑,并不外在于教育而存在,很多时候考验的是实施者的能力。并且,越是边远的地区,越是需要优秀的教育工作者加入。

(作者系本刊记者、中国教育报记者)

0 0 0 0
分享到:0

相关阅读

  • 第十八届肖邦国际?#26234;?#27604;赛将于明年10月2日开幕
  • 首届北外比较教育与国际教育论?#23576;?#34892;
  • 长?#25104;?#36152;旅游职?#28023;?#35753;红色基因在校园生根发芽
  • 第十届全国青少年科学影像节闭幕式举行
  • 河南:校外线上培训严禁聘用?#34892;?#23398;在职教师
  • 精准结对 共同进步
  • 愧疚与成全
  • 热门标签
    中国教育报热线影响教师的100本书我要写教育评论教师招聘我爱校服教师大本营教育项目合作测试链接文章
    点击排行
    热点推荐

    工信部备?#36127;牛?#20140;ICP备05071141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10120170024

    中国教育新闻网版权所?#26657;?#26410;经书面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cittj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5840号

    意甲小旋风39
    澳洲幸运5预测 真人龙虎斗怎么赢钱 美女捕鱼游戏视频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王者荣耀花木兰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单式 辉煌棋牌苹果版 福彩3d出号走势图彩吧 篮球比分直播网90vs 山东时时彩怎么中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