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小旋风39|意甲积分记录|
首頁>檢索頁>當前

抽象數字的 詩性之美

—— 小學語文教材古詩中的數字運用(下)

發布時間:2019-11-06 作者:朱于國 來源:中國教育報

■讀統編語文 品傳統文化⑩

古詩詞中,除了單用一個數字的情況,很多時候詩人巧妙運用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數字(當然,數字一般并不單用,多用于修飾限制后面的名詞,為了論述方便,姑且這么說),或相互搭配,構成畫面,或兩相對比,形成反差,借以抒發情感,表達主旨。

數字相互搭配

最典型的莫過于杜甫的《絕句》:“兩個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詩歌意象豐富,色彩鮮明,歷來為人稱道,詩中數字的運用也頗可玩味。你看,“兩個”黃鸝,相伴歡唱,這是點,“一行”白鷺,成群飛翔,形成線;點線結合,翠柳中突出兩個黃色的點,青天背景中顯出一道優美的線:一幅多么簡潔明快的畫面,與早春時節花不繁、葉不密、鳥不喧的疏疏朗朗的格調正相適配。后兩句,雪是“千秋”未消融的,暗含時間之漫長,船是自“萬里”之遙駛來的,表示空間之廣大;而這樣闊遠的時空,卻濃縮在草堂的小窗中,畫面精致又富有時空深度。如果不是詩人思接千載,視通萬里,又怎能營造出如此奇妙的境界?

再看李白《望天門山》中的名句:“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江水沖斷天門,形成兩山夾峙的局面,這“兩岸”的雄偉青山,就如同兩幅幕布,隨著“孤帆”自日邊駛來,緩緩拉開,構成一個闊大的背景,烘托出滔滔江流中這一片小小的“孤帆”,生動描繪出一幅視野開闊、極富動感的景致,傳達出詩人的豪邁奔放和自由灑脫。如果去掉這些數字,改為“青山相對出,孤帆日邊來”,就感覺索然無味了。

納蘭性德的詞《長相思》(山一程)中有“山一程,水一程”“風一更,雪一更”的詞句,也是巧妙運用數字的搭配,構成兩幅動態的畫面。山一程,是翻山越嶺,水一程,是蹚水過河,一程一程相連,也是一步一步的長途跋涉,顯示出路途的遙遠和行程的艱辛。風一更,雪一更,一更接一更,從夜到曉,風雪交相發作,晝夜不停,更暗示了旅人的輾轉反側,徹夜不眠。雖然兩句都只是名詞和數詞的組合,卻濃縮了連日旅途中的辛苦遭際,極有表現力。

數字構成對比

李紳《憫農》(其一):“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前兩句以概括的方式寫出農夫種植作物的一般情形。“一”是說所用少,“萬”說的是所收獲多,“一”與“萬”的對比,構成的是一幅豐收富足的畫面。按說此種情形下,農民該當飽食才是,但真實情況卻是:四海之內并沒有閑置的土地,可還是有農夫餓死了。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引發讀者深深的思索。

再如盧梅坡《雪梅》中的詩句:“梅須遜雪三分白,雪卻輸梅一段香。”詩歌虛構了一個梅雪爭春的情景:梅花盛開于雪中,占盡春色,梅、雪各不相讓,到底誰最美呢?這可難壞了詩人。一番斟酌比較后,詩人給出了一個折中的答案:梅花雖然白,比起雪來,終究要遜三分;然而雪花雖白,卻又要輸給梅花特有的淡淡香氣。遜“三分”、輸“一段”是比較之后的結論,說明物各有所長,也各有所短,數字的運用使得詩歌既有情趣,又富理趣。

總之,數的概念,是人們對事物數量關系的一種抽象概括;數字,是語言中對于數概念的抽象表達。一、二、三、百、千、萬這些數字,本不具備形象的意義,也很難引發人們對具體形象的聯想,但高明的詩人將數字引入詩歌,將其與意象組合,卻使抽象的數字具有了構造形象的功能,因而能引發人們對情景、畫面、經歷的想象和聯想。干巴巴的數字,也因而變得豐滿充實、意蘊豐富起來,具有了詩性美的特質。品味古詩中的數字,體會它們的修辭效果,可為我們打開一扇通往品讀詩歌奧秘的大門。

(作者系人民教育出版社中語室副主任、統編語文教科書核心編者)

《中國教育報》2019年11月06日第9版 

0 0 0 0
分享到:0

相關閱讀

最新發布
熱門標簽
點擊排行
熱點推薦

工信部備案號:京ICP備05071141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0120170024

中國教育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email protected]2019 www.cittjh.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5840號

意甲小旋风39
网球比分直播网站 网络棋牌漏洞作弊器 英超联赛赛程 云顶彩票游戏 浙江20选5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 陕西快乐10分钟玩法 杀关 棋牌 规则 21点怎么玩才会赢 广东快乐10分